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九十八章 截杀披甲兽!(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周边一片都有茂密水草,唯独眼前一块缺失,又没有乱石堆积,明显就有问题,非自然形成。

    梁渠躲在水草丛中询问两兽:“你们在这发现的?”

    阿肥点点头。

    阿不使劲用爪子比划,示意对方有肥鲶鱼那么长的体型,却比它的身体还要宽大,背上有厚厚的甲壳。

    梁渠绕着直径十米的大泥坑一圈,情况与阿不说的相差无几。

    长条形,无四肢,有尾,背上长满凸起尖刺一般的厚甲,吻部很长。

    乍一看和没有四肢的鳄鱼一样,从没见过的水兽,但既视感很强。

    从气息上判断,比不能动略强一些,但不多,应当是岁数比较大的老精怪。

    那能对付,梁渠暗暗琢磨。

    除去许多常见精怪,大部分精怪没办法用明显特征来界定实力。

    无他,种类太多。

    每一个种类的精怪特征都完全不同,根本没法从外观上总结。

    真要总结出来,光是学就能要掉老命,得一卷一卷的去死记硬背。

    生搬硬套肯定是不行,只能从气息强度来界断。

    狩虎武师毫不收敛自身强大,气场全开,体质弱些的普通人能当场骇晕。

    没有完整发达的社会组织结构,大妖们不像人类可以开发出多种多样的技法,达到无数神奇效果,偶尔会一些,那也无比粗糙。

    除非真正的泼天大妖,智商奇高,否则是强是弱,往往凭感觉就能知道。

    此基础上,气息强度与狼烟武师相仿或不如的,就叫精怪。

    此等生命已与寻常生物区分开来,有一些不同寻常的特征,鳞甲硬如精钢,气力大增,速度奇快

    角木鳄,虎头鲶,石鳌蟹,天水蜈蚣,都在精怪一流,迥异于寻常生物。

    比精怪更强,就能称妖,出现一头可作乱一方县域,若是大妖,非朝廷出手不可。

    好在大妖往往有自己的地盘,也不屑于去吃寻常百姓,对它们来说,普通人就是没营养的糙粮,还裹着麻烦的包装纸,更加难吃。

    比较有一点有意思的是,小精怪不一定比寻常生物强。

    江淮泽野中不只有太华鳄,也生存有其他大鳄,它们非精非怪,体长却能长到五米,重逾两千斤,可轻易掀翻小船,吞食渔夫。

    如此大鳄碰上成精草鱼,不一定就弱势。

    梁渠在武馆学的东西很多,包括对气息强度的判别。

    几个师兄曾挨个给他展露过一番不同境界的气息区别,尤其是从三师兄开始的狼烟境,当真气势骇人,让人印象深刻。

    过两天梁渠还要学会如何收敛自己的气息波动,不教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阿威,你偷偷过去咬它一口,最好对着它肚子咬,那里没披甲。”

    梁渠下达指令,天水蜈蚣舒展开来,化作一条百足蓝蜈蚣,潜入淤泥之中。

    淤泥地鼓起一個小包,延展出一小段就消失不见。

    梁渠与三兽静静潜伏在草丛中,半刻钟后,平整的淤泥地陡然鼓起一个巨包。

    “得手了!”

    泥水如流沙般倾泻而下。

    体长六米,背部披甲的巨兽从泥地中拔出,狂龙舞动,沙尘翻涌,将周围一片全部淹没。

    它甩动长尾,愤怒地抽打泥浆,大地波浪般震颤起来,把整个泥沼地敲成一面弹性大鼓。

    一个蓝球从泥沙中被弹出,划出道道白痕。

    天水蜈蚣造成的伤口剧痛无比,披甲水兽目光死死盯住弹出的蓝球,疾射而出,搅动起来的水流如海啸般汹涌而来。

    蓝球在水中变化身形,化作一条蜈蚣迅速游回梁渠手腕。

    梁渠抓住天水蜈蚣,身后水阻骤然消失,无形推力蓬勃而出,一个纵跃闪出三丈之远。

    披甲兽扑了个空,一头栽入泥沙之中。

    它疯狂地撕扯水草,庞大身躯抽动水流,击碎乱石,就要再度冲出,一股刺耳的波动递入脑海,如利刃般搅动脑髓。

    剧痛让披甲兽双目通红,丝毫没注意到身侧异动。

    青色猛兽从草丛中冲出,精钢似的鳞甲狠狠掼击在披甲兽腰腹。

    “不能动”埋伏已久,庞大身躯左右腾挪,接着水力顶住披甲兽如箭矢般冲出,将其折成对半。

    披甲兽扭头回咬,尾部却传来剧痛。

    肥鲶鱼死死咬住披甲兽尾巴,利齿撕咬血肉,鲜血飚射而出,它借披甲兽被冲撞的惯性甩头猛扯,竟硬生生将其三分之一的尾部撕扯下来。

    半截断尾在水中甩动,披甲兽狂性大发,反首咬住“不能动”脖颈。

    “不能动”不甘示弱,同样咬住披甲兽,双方开始拉锯。

    披甲兽背部的尖刺刺破“不能动”吻部,可它同样不好受,巨力挤压骨骼,发出脆弱的崩裂声,它想用力撕咬下血肉,身体却传来阵阵无力感。

    毒液起效了!

    时机已到,不能动拼尽全力将披甲兽抬起。

    披甲兽剧烈挣扎,长尾甩过水草,如镰刀般成片割下,截面整齐。

    肥鲶鱼张开大嘴,无形的波动再度如尖刀插入披甲兽脑中搅动-->>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