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万胜抱元!(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运气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更是一项难度较高的事。

    正常世家子弟有条件的,都会选择先修一门中正平和的简单功法,打上一段时间的基础,当做“童子功”。

    少则数月,多则以年计算,通常就是骨关到血关的过程。

    《行气铭》便是如此,此法气息中正,平和至极,等闲不必担心走火入魔,伤及肺腑。

    唯一的缺点就是,它只有平和这一个优点

    对上世家大族的子弟,若非天生根骨绝前,几乎都是被碾压的命。

    杨东雄今日所传的功法,才是真东西!

    “真正的《万胜功》早已失传,如今留下来的仅有《百战功》,然天下何其之大,英雄有如过江之鲫。

    人过留影,雁过留声,早有楼观台道主葛建泰推陈出新,以《百战功》为基础,逆推《万胜功》,得数分万胜风采,取名《小万胜功》。

    其又将之与道门功法《抱丹功》结合,开创了这门《万胜抱元》”

    梁渠精神一凛。

    楼观台!

    天下有数的五大真统之一,绵延数代王朝不曾断绝传承。

    当然,大顺马踏江湖,就算是真统也得仰仗大顺鼻息,打起来分分钟被灭,可论到传承之渊博,不得不说,五大真统是有点东西的。

    能当上道主,自然就是楼观台中的最强者,实力强横不说,学识更是深厚无比。

    虽说大顺在五大真统中抄过不少好东西,几乎搬空,可学识不是放几本书在那就有的。

    书上的内容是死的,归根结底得看人。

    有的人看本高数教材上手就能做题,举一反三,有的人带着手把手教都学不会。

    众多道家典籍,非从小培养熟读,是不会有那份感悟的,更别说推陈出新,开创功法。

    “当年大顺灭大乾并非一帆风顺,魏国公也曾吃过败仗,可当天夜里,葛道主便孤身入营,与魏国公夜谈许久,最后留下三本书卷,其中一卷,就是这《万胜抱元》。

    再后来,我从军入伍,跟了徐文烛将军,偶然救他一命后,将军便将我收作亲卫,传我这《万胜抱元》,与我诉说葛道主的事迹,如今想来,那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杨东雄思绪连绵,眼神中满是回忆之色。

    四十年。

    人生能有几个四十年,换做贫苦百姓,那就是一辈子。

    半晌,杨东雄摇摇头:“不说那么多了,如今你已骨关圆满,将破血关,我就将这《万胜抱元》传给你。”

    梁渠双膝跪地,磕下三个响头:“请师父传功。”

    “不必如此,快起来罢。”

    杨东雄把梁渠扶起,未再多言,正式传功。

    “《万胜抱元》,核心在持人之精、气、神,使之不内耗,不外逸,长期充盈体内,与形体相抱而为一,以一发万,万势涛涛,叠之无穷,更有延年益寿,修复暗伤之效。

    寻常狩虎不摄外物,寿数为一百二三,为师约莫能有一百四上下。”

    这個好!

    梁渠眼神一亮。

    增寿的东西谁不喜欢。

    “敛神静气!注意听!”

    梁渠端正坐姿。

    “力不内耗,气不外逸,眩目内视,以心内理,阴明反洞于太阳,内独得道要。犹火令明照内,不照外也,使长存而不乱。”

    待梁渠将整套行气路线,口诀要领记住,已不知过去多久。

    “你是渔夫出身,当明白逆水行舟用力撑,一篙松劲退千寻的道理,望戒骄戒躁,恒行之,终不改矣。”

    “谢师父传功!弟子当勉励!”

    梁渠感受着体内流转的《万胜抱元》,比之《行气铭》不知要高明多少。

    哪怕只是学会不久,发劲搏杀之际,怕是都要比他修炼两三月的《行气铭》要来的强,配套的劲力运转法门也是非同凡响,气血收放之间明显更快,增幅更大。

    他就好似换上一个全新的内核驱动,此内核还有极大的上升空间。

    光是修炼层次就有定神,内视、存神,罡炼四重,层层递进,玄妙无穷。

    只不过如今他刚刚学会,连第一层的定神都没掌握,尚需时间磨合。

    见梁渠没有其他问题,杨东雄挥挥手:“时候不早,你时任河泊所,早些去吧。”

    他是掌故,相当闲散的职位。

    再者河泊所不受地方管辖,乃是河泊总所垂直管理,无考核一说,他去与不去无太大差别。

    梁渠不行,他资历不够。

    梁渠闻言再施一礼,退出花园来到马厩,正好赤山喂完草料,骑上便走,一直向埠头上去。

    路上听到行人说话间谈论到缉妖司。

    “缉妖司的人也到了?”

    梁渠听过后察觉到这一事实,拦下一人仔细询问后才知,缉妖司的人是今天天不亮的时候到的,与河泊所的人几乎是一前一后,同样带来大队人马。

    办公的选址地并不如河泊所一般靠近江淮河,而是在平阳县的西南角。

    人口一多,武者就多,干什么都方便,不至于买份药材都要找三四家药店。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