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为杀人来(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咳咳咳。”

    梁渠被茶水呛到,不住咳嗽,深吸两口气才缓过来。

    他打量着老和尚,满是不可思议。

    臻象?

    能镇一州一府之地,出入拜为将军的臻象?

    这么生猛?

    老和尚面带笑意:“如何,可要拜老衲为师?”

    “不了不了,大师喝茶,喝茶。”

    梁渠打个哈哈,依旧拒绝,靠在椅背上换上一个更舒适的交谈姿势。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老和尚挺好说话,只是长得吓人,不过自己实在没有出家为僧的想法。

    “哈哈,老衲果真不曾看错人,施主性情中人,不为外物权势所动。”

    老和尚夸赞一句。

    梁渠挠挠眉毛:“那大师你那么厉害,来我们这一个小县城做什么啊?平阳县附近也没什么大寺庙可以交流,唯一一個几十年前就破败了,就一片断壁残垣。”

    老和尚没藏着掖着的意思:“为杀人来。”

    梁渠眉心一跳。

    先不说一个和尚杀人有违常识,能让臻象千里迢迢赶过来杀的人,岂非也是臻象?

    一个小县城,不止是六个狩虎,还有两个臻象?

    一个县城那么恐怖的吗?大能扎堆,让不让人安稳发育了?

    似乎是瞧出梁渠强烈的求知欲,老和尚坦言。

    “非如你想的那般恐怖,几个出自大雪山的邪僧罢。

    我行至雍州地目睹他们以人为畜,炼尸成金,奸淫成性,跟他们做过一场。

    为首之人煞是厉害,却已伏诛,仅两人侥幸逃脱,等追至青州,仅余一人,我虽有受伤,丹田被破,但他也绝非对手。

    再后来楼观台道长葛建洪为老衲算卦,算到那人已从青州离开,辗转至淮阴府一带,我便来此地寻人。”

    梁渠挠挠头,他怎么越听疑问越多,有点听不明白了呢?

    丹田被破?

    武者蕴藏一身气血之地,破开不是废了吗?

    不过此世武者炼的是“本”,以自身的“本”来影响外界的“本”,臻象“本”之强大,或许另有说法。

    大雪山梁渠倒是知道,刚从册子上看过,记忆非常清楚,江淮河的源头。

    鲜有人进,鲜有人出。

    听起来眼前的老和尚像是个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的狠角色。

    梁渠想再套点话出来,老和尚已然闭口打坐,没有再交谈的意思。

    “如此说来,大师暂时无处可去?”梁渠搓搓手,脸上多出一份笑意,“正好,我这小屋建成不久,东西厢房都是空的,大师如若不嫌弃,可以屈居此地,慢慢寻人。”

    老和尚虽然是臻象,梁渠也没有另投他人的想法。

    但不管怎么说都是他见过最牛逼的人,能留下来最好。

    老和尚沉思一阵,他一路赶来,确无落脚之地,如何寻人更是无所进展,不如在此歇息。

    “可!”

    于是乎第二天一早,赶来做工的工匠们便看到宅子里多出一位老和尚。

    一身百衲衣洗得发白,瘦的吓人,和平日见过的白胖和尚不一样。

    打招呼的时候脸皮贴在脸上,跟着骨相挪动,怪瘆人的。

    梁渠到灶房喊道:“张大娘,以后做饭记得多做一份斋饭!给西厢房的大师送过去,多做点,分量要比我的都多。”

    臻象武者,吃的定然比梁渠一个小武者要多得多。

    做饭的张大娘应一声,见左右没人,又把梁渠拉进来,在灶房里低声说话。

    “东家,按理我不该多嘴,可您是顶好的人家,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您犯忌讳啊。”

    梁渠不解其意:“怎么说?”

    “这和尚啊,他阳气旺,梁家就你一个男丁,压不住的,容易出事!”

    梁渠失笑,以为什么事呢。

    说来也奇怪,江淮等地佛事兴旺、寺庙众多,很多人都信点这东西,但要是让寺庙建到附近,那又是决计不肯的。

    最大的原因就是所谓的“阳气”,他们相信附近有和尚庙,会导致家里不容易生男孩,又或者男丁容易出事。

    不过梁渠不信这个。

    就算是真的,他有泽鼎在身,这玩意还能冲到泽鼎?

    也不看看鼎上面刻的都是谁,释迦摩尼来都不好使。

    吃过早饭,梁渠在静室中炼过一次血,随即跑到马厩牵出赤山。

    今天是新县令兜青龙的日子,下午他得去书院接受新县令的考核,总不能不到场。

    顺带着长长见识,他是头一回见新县令上任。

    梁渠将赤山放在武馆马厩内,徒步到新衙门前。

    这里早就围满看热闹的百姓,县衙新粉刷的墙面上还飘着一股独特的石灰味。

    梁渠混迹在人群中,不知道新县令会从哪来,跟着大家一起看热闹。

    辰时三刻一到,人群中出现哗然声。

    “来了来了,县老爷来了!”

    “哪啊?”

    “东边!”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