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五十一章 打不过,先升个级(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梁渠大马金刀坐在拳头身上,狼毫笔在册页上飞速勾画填写。

    “大致就是这样……”

    “你确定你都交代了?你的同伙说的可要比你多得多,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再仔细想想,非要我主动提醒伱,可就不是现在这个待遇了!”

    梁渠厉声呵斥。

    “别别别,我再想想,再想想。”

    在梁渠的威逼下,又一段不为人知的秘辛被吐露。

    “来,这按个手印。”

    梁渠拉起男人的手,往水坑里洗了洗,又在他腿上的伤口上沾了点血,用力按压在册页上,留下一个清晰完整的指纹。

    伤口被牵动,男人痛得面部肌肉都在痉挛。

    录完第二份口供,梁渠让拳头看住犯人,跑回去接着恫吓第一個人。

    反复确认,才算完整。

    两个人的口供对照起来,除去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大致脉络都差不多。

    整个鲸帮,一共有三位帮主,余下骨干十数,普通帮众二百余人,是丰埠县第一大帮。

    帮派中实力最强的便是帮主刘节,奔马境极境。

    其次是二帮主刘义,是帮主刘节的弟弟,不怎么出手,充当智囊的角色,实力大致是奔马初境到中境之间。

    最后是三当家,和刘节,刘义从小玩到大的郑天赋,实力在奔马中境左右。

    好弱啊。

    梁渠看着鲸帮三位帮主的实力,有点说不上来的怪异。

    思来想去,他觉得根本原因在于平阳县实力忒高,以至于他的眼光也变得不同。

    寻常县域哪可能有狩虎武者啊,有个狼烟境的就不得了了。

    结果平阳县光明面上的狩虎大武师就有六位,哦,还有一个臻象·残的老和尚。

    几位狩虎甚至各有背景,不是国公就是千年世家,家里宰相将军一堆。

    夸张的离谱。

    就连梁渠的几位师兄,算上突破不久的徐师兄,那就是从四师兄开始全是狼烟武师。

    只能说,县和县之间是不同的。

    有的县它名义上是县,背地里有府的实力。

    丰埠县和平阳县比起来,完全算是个小地方。

    不过俗话讲得好,水浅王八多,庙小妖风大。

    没有一位杨东雄似的定海神针,丰埠县妖魔鬼怪扎堆冒。

    鲸帮的发迹历得从二十三年前说起。

    那时刘节和刘义两兄弟还是两个普通渔民,父亲死的早,两兄弟靠一艘小船相依为命。

    俗话说父子不同船,意思是怕父子两个在同一条船上发生意外,将会损失两个壮劳力,如果家里只有一个独子的家庭更是会断了香火,那就是塌了天的祸事。

    刘家兄弟不是父子却是兄弟,不能断香火,自然一个负责出船,一个负责卖篓卖鱼。

    如此生活数年,一直到刘节半月捕到三条宝鱼,渔船被嫉妒的渔民凿沉。

    然而事后报应来得极快。

    仅一个月,大妖过境,丧命渔夫二十八人,其中就包括凿船的两名渔夫,此外受伤者不计其数。

    反倒是刘节因为渔船被凿,于武馆习武幸免于难。

    半年过去,刘节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成功破关,为渔栏主所青睐,成为上门女婿。

    至此刘节开始了他独特的“增收”路子。

    丰埠县域附近的“水妖”出没愈发频繁,唯独持有刘节家护身符的渔栏渔船方可幸免。

    于是乎,河底的渔船越沉越多。

    渔民们不得不仰刘节的鼻息生活,渔栏生意是越做越大,仅用十年光景,一市之地到整个丰埠县域的渔栏全部姓刘。

    也是自此以后,整个丰埠县下那么多镇,那么多乡,再没有同刘节一样能够翻身出头的渔民。

    期间不是没有渔民看出猫腻,状告官府。

    渔民没读过书,见识不多,对水妖充斥着原始的恐惧,但总有那么一两个聪明人。

    只可惜,聪明没用。

    每年都能吃到一部分收益的县令可是对渔栏满意得很,不止县令,师爷,巡检,县尉都有一份分润。

    往往是告状的渔民,过了两天便销声匿迹,死在了“水妖”口中。

    至于想要离开去别县的,没门!

    不拿钱出来,别想得到路引!

    本来最近七八年,除去小猫三两只,大部分渔民都开始靠渔栏过活,“水妖”闹得也少了,可偏偏出了鬼母教这一档子事。

    托着人祸的“福”,人口流动介于了非法和合法之间,大部分渔民都想逃。

    “水妖”不得不重操旧业,逼得渔民不敢走,最终,消息传到河泊所里

    听那两人说,刘节在平阳县与丰埠县的必经之路上设了关卡,专门等候河泊所的人过去。

    只可惜,谁都没想到河泊所的大人忘记带罗盘,靠着一根铁针走了折线……

    梁渠托着下巴。

    一县之地,得有多少渔民,全部收益的六成。

    他不知道具体人口,算不出来那是多大一笔钱,但绝对多得离谱。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