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五十二章 百尺竿头(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清晨,江淮大泽上笼着蒙蒙薄雾。

    十数艘小舟连成歪歪扭扭的折线。

    昨晚下了场大雨,江风极大,大家都很恹恹,船线显得颇为凌乱。

    “让一让,都让一让!”

    有人带着斗笠划着小舟一路叫喊,让中间几艘小舟拢向两边,让出河道。

    几个壮汉打着瞌睡,听到此话精神一振,拉住划船的帮众问话。

    “可是河泊所的河官?”

    “什么?已经来了吗?”

    一人掀开蓑衣,从船中翻身坐起。

    撑舟人摇摇头:“没来,是有青花鱼要过去。”

    “啊?”

    蓑衣再度盖上,接着睡。

    其余几人意兴阑珊。

    “歇歇吧,是商船,兄弟们高兴的太早了。”

    “唉,都散了散了,没意思。”

    “刘三,你去划桨,把河道让开。”

    中间几艘小舟朝两边靠拢,让出一条宽阔的、河道。

    三艘扁平大船从薄雾中驶出,暴雨过后,船身上的烟气袅袅腾升,雨水从船舷顺着流水沟淌入大泽,薄雾黏挂在船身上,凝结成露。

    典型的商船,巨大的船艏高高耸立,船舷沿着船体向上翘起,船长十数丈,宽约六丈,只一艘就能装两千多石的粮。

    渔民们都把这种船叫做青花鱼,只因它看上去和青花鱼一样又粗又扁,游得还快。

    “劳烦兄弟说说出什么大事了,那么大阵仗?”

    船沿上探出半个身子,是个蓄胡须的管事。

    “不该问的少打听!”

    被呛了一句,管事并没有表现得多生气,拱拱手:“兄弟勿怪,某只是好奇。”

    “抱歉管事的,我手下弟兄都是混不吝的,说话冲了点,还望不要介怀,这点钱请弟兄们喝酒。”

    洪亮的声音由远及近,一枚钱袋化作流光,在薄雾中划过曲线,正中管事手心。

    几個纵跃间,一道人影抵至小船。

    “帮主!”

    刚才说话的汉子腾地一声站起身来,整艘小船都在晃动。

    其余汉子也是纷纷起身。

    船上管事接过钱袋用手一掂,十一两二钱,拱拱手,消失在船沿上。

    “帮主,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最先站起来的汉子忙问。

    刘节指向远去商船上的旗帜:“看到那旗了没,那是什么字?”

    汉子抓抓脑门,摇摇头。

    “我晓得你不识字,所以没怪你。”刘节失笑摇头,“那是康济号,通济号和惠济号的意思,能带上济字,说明是恒仁商队的船,恒仁商队比咱们厉害,厉害很多,能明白不?”

    汉子连连点头。

    “行了,知道你们辛苦,让兄弟们回来吧,换个班。”刘节拍拍汉子肩膀,从怀里拿出第二个钱袋,“带弟兄们去吃点好的,喝几盅。”

    众人大喜。

    “多谢帮主!”

    趁着小舟的帮众迅速将消息传递出去,江淮河上传来欢呼声。

    十数艘小船纷纷移动,朝岸边靠去。

    有人下船,有人上船,与岸边的弟兄换岗,接连和另两位帮主问好。

    “二帮主,三帮主!”

    刘义,郑天赋点点头。

    等到岸上众人散去,刘义上前一步:“大哥,官职的事有着落了吗?”

    刘节摇摇头:“杜胖子没答应,只松了口,说是会举荐文阳,能不能成尚未可知。”

    “妈的!”郑天赋气得一拳砸在树干上,腿粗的柳木炸成碎木,扎入土中,“每年一半的银子都要喂给他们,结果要个九品官职那么费劲!真想把那胖子的一身肥油用火烤出来!”

    “杀官和杀黔首可是两回事。”二帮主刘义冷笑,“他仗着咱们没有官身才敢如此拿捏,他在怕咱们,怕咱们的人,咱们的能力。”

    “至少有点盼头,杜胖子顶多在咱们这再多待两年,等明年我再使点劲,差不多就成了,他拿着好处去别处走马上任,留咱们和下一任县令相对付。”

    “我本以为每年挣那么多钱,就是出了头,没想到……”郑天赋身心俱疲,“那些个官宦子弟,起步就是八品,七品,咱们要一个小小巡检,就差把心肝肺给掏出来。”

    “不说这些了,河泊所的人还没到吗?”

    郑天赋摇摇头:“七八天了,没碰着。”

    “一来一回,该到了……”

    “没到是件好事。”刘义笑道,“说明那河泊所的官和杜胖子一个样,指不定在哪吃酒,真要一丝不苟才会不好谈。”

    见惯杜胖子的所作所为,刘节思忖着点头。

    凡事总要先谈一谈,谈到双方都满意。

    真要是谈不拢……

    那就只能换个对象谈。

    水波潋滟。

    盛午的阳光穿透水层,在经流的水波中曲折成摇曳的弧光。

    梁渠盘坐于巨石之上,一头束起的黑发随波纷扬,全身气息内敛,几乎与巨石融为一体,气血流转间,丝丝缕缕融入髓浆-->>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