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大造爵!(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呼。”

    “舒服!”

    梁渠气喘吁吁,浑身毛孔松放,汗液倾泻而出。

    前所未有的酣畅感。

    方才打出猿拳,冥冥之中好似与天地融合在一起,血气源源不断的从体内涌出。

    不知道是天气变暖,人不再像冬日那般容易趴窝,亦或是练武真的能潜移默化改变一个人。

    梁渠变得比最初那段日子自律得多,每日练拳不曾懈怠。

    可都不曾有今天这般感受。

    体量一番,浑身气血之充盈,竟然达到了能炼化腑关的地步!

    “我顿悟了?”

    梁渠伸出手,不可思议地望向掌心。

    没有进行任何食补,搬运了巨量血气,却全无亏空之感,那就只有顿悟这一个解释。

    顿悟,沟通天地之桥。

    可遇不可求的神秘之境。

    古往今来无数人的追求。

    哪怕梁渠再打一套自己脑海中的“新猿拳”,也不会再有周身气血源源不绝之感。

    闭上眼仔细回忆,一套截然不同的猿拳打法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与胡奇教予他的那套似是而非。

    “那就是,我领悟的拳法?”

    “恭喜施主。”

    梁渠抬头。

    “大师?那是顿悟吗?”

    老和尚点头:“善。”

    梁渠大喜。

    仅是一次小小的顿悟,就帮他省下数月之功,直奔腑关而去。

    若是能多来几次该多好。

    砰砰。

    门环被人扣响。

    梁渠上前抬起门栓,门外站着一位身穿官服的缇骑,隐约间给他一种眼熟感,似乎才见过。

    “这位大人,不知有何事?”

    缇骑探头瞧了眼老和尚,赶紧收回目光,抱拳一礼。

    “梁大人,在下云鹰缇骑祁之平,此次前来有两件事,一是宣布威宁侯悟道成圣,大脯天下五日之喜。”

    梁渠恍然,他说怎么觉得对方眼熟,感情昨晚就见过一面。

    “二是给您带一份册封书,昨日天色已晚,上门打扰多有不便,拖延到了今日。”

    册封?

    梁渠一愣。

    祁之平从怀中掏出一卷烫金文书,一枚雕着一只小乌龟的方印,恭敬奉上。

    “受吏部委派,梁大人献拼音法有功,授大造爵,赐白银三百两,丝绸五十匹,玉器十件,相应器具若干。”

    大造爵!

    梁渠伸手接过册封书与印章,心头一震。

    他没想到所谓的册封,竟是因为从前的拼音法,还是给的大造爵!

    先前宣读圣旨的上者说过,他的拼音法未曾推广开来,尚需花费时间确认,一经确认,后续的封赏绝不会吝啬。

    梁渠足足等了数月之久,如今终于等到!

    公侯伯子男。

    无论哪一等,在大顺想要获得都十分艰难,以军功获爵几乎是默认的唯一途径。

    但为了更好的嘉奖与统治,当今皇帝又在其下另设三等爵位。

    大造,上造,公士三等,品级分别对应七品,八品和九品。

    三等爵位不世袭,不食邑,但能领取到与爵位对等的俸禄,是一种荣誉与地位的象征。

    发明奖是有可能获得爵位的,梁渠对此有一丝期盼,却不曾想拿到了最上等的大造爵!

    爵位不同于官职,辞官不做,没有薪俸能拿。

    可有爵位,俸禄是能一直吃到死的!

    并且不与官职冲突!

    也就是说,从今往后,梁渠能既领一份从八品的河伯俸禄,又能领一份七品大造爵俸禄!

    捧着两个金饭碗,一個月光俸禄就有大几十两!

    祁之平贺道:“恭喜梁大人,从今往后,您便是大造爵,我一人一马跑得快,先一步将喜讯告知于您,到下午该会有其他人送来赏赐。”

    梁渠走出房门,对着天地恭敬一拜,以表天恩。

    上次封赏是皇帝亲自写的诏书,主要嘉奖对象是杨东雄,梁渠上圣旨那是顺带,自然有使者带队,陆陆续续一票人马来宣读圣旨,提前告知,然后迎接,各种仪式一大堆。

    这次不同,是吏部起草,皇帝经手确认,打个勾就完事,随后再派人宣告,没有那么严肃正式,只需谢过恩赏,接过爵印即可。

    “有劳祁大人奔波,快快进屋歇息。”

    “梁大人客气。”

    祁之平瞧了一眼院子里盘珠的老和尚,连连拒绝。

    惹不起,实在惹不起。

    梁渠只当祁之平在客气,三番邀请,都被拒绝。

    无奈他只好给些银两作为“跑腿费”,随后哪都没去,专心待在家里等赏赐。

    下午,一个六人小车队碾着青石板,吱嘎吱嘎的来到梁宅门前停下。

    足足三辆大马车,为首者从车上跳下,确认梁渠身份无误,其余人等纷纷下车,一箱一箱把货物搬到院中。

    梁-->>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