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七十九章 蛤蟆交易(求月票)(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好,非常好!刘叔当真是义兴镇上最好的木匠,干出来的活一顶一的漂亮!”

    梁渠喜形于色,他完全没想到,刘全福能超额完成任务,有种捡到宝的感觉。

    一百两,值了!

    士农工商,看似是阶级的排序,实际并非如此,漏了前半句话,是四民分业,士农工商。

    政治地位不代表实际地位,实际地位仍旧看钱。

    特别是工具越来越多,锯,刨,凿,锉,锛……

    一个木匠能打出来的玩意五花八门,愈发精巧。

    在平阳县这般人口密集的繁荣地区,如刘全福一般厉害的木匠赚的要比农户多得多。

    从梁渠家里的雕花上就能看出手艺,一月几两银钱不在话下。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去平阳县里找人,偏偏要找刘全福。

    一是离得更近,知根知底,二是刘全福手艺真不赖。

    他带着七八个弟子没日没夜干上小三个月,梁渠那一百两,也就相当于二倍工酬。

    让别人做自己不擅长的事,多加点钱很正常。

    听到梁渠满意,在场众人皆松口气。

    梁渠身份越来越高,沟通起来说没压力那是假的。

    加之头一回做船,心里没底,更是担心受怕,生怕两個多月的功夫全白费。

    一番商讨,材料费加上事先说好的工酬,总共是一百六十七两。

    材料不便宜,除去柚木外,还有榉木和松木,龙骨是整根最贵,其他的光是刨削船板都坏了几个刨子。

    梁渠凑个整,给了刘全福一百七十两。

    “这件事最好不要太张扬,你们知道,我是去送礼,人尽皆知总不太好。”

    “懂得懂得,梁大人放心,我们绝不出去多说。”

    几位学徒纷纷应声。

    忙活那么久终于把钱揣进兜里,滋味是一等一的美妙,全都依着梁渠来。

    “刘叔,船我暂时放在你这边,等晚上我再过来拿。”

    “好,也请梁大人自便,昨晚一宿没睡,今早刷桐油,小老儿犯困的厉害。”

    “有劳刘叔。”

    “是梁大人抬举。”

    刘全福拱拱手,哈欠连天的进了里屋,独留梁渠在院子里看船。

    梁渠拿着梯子爬上爬下,全部确认过细节,都没什么问题。

    都看过一遍,他来到船舱底下,手掌按压在龙骨上,缓缓用力。

    整艘八米长的小楼船从架子上脱离,腾在空中,稍稍掂一掂。

    结构强度上保持的不错,不会一碰就散架。

    万事俱备,只等晚上去找蛤蟆大妖换东西。

    梁渠难得紧张起来。

    为了和蛤蟆交易,他投入白银足足一百七十两。

    造出来的小楼船除了蛤蟆没人要,下水也不行,没做捻缝,下水就沉。

    若是不成功,全得砸手里。

    “希望蛤蟆大哥给点力。”

    夜晚。

    整个义兴镇一片寂静,趁着没人注意,梁渠扛起楼船奔至岸边,从一处芦苇荡中进入水泽。

    整艘楼船自水面上缓缓下沉。

    ……

    肥鲶鱼左看右看,在暗流前绕了好几圈,最后一个狠心,向前撞去。

    一阵晕头转向,肥鲶鱼被甩出暗流,翻了几圈落在地上,天旋地转。

    蛤蟆洞穴内,呼噜震天。

    小山般的白圆肚起伏,肥鲶鱼落地的刹那,圆肚起伏一顿。

    大地轰隆作响,整座小山倾覆下一半,巨大的爪子伸到后边挠了挠屁股,压下的小山再度升起。

    呼噜继续。

    肥鲶鱼晕着脑袋撞了好几次地,缓过神的它来瞅准方向,抽动水流,化作一支离弦的箭。

    白色小山下塌陷出一个小圆圈,起伏间弹出一个黑影,黑影从地上爬起,接二连三的发起冲击。

    锲而不舍的撞击上十多回。

    偌大的鼻涕泡轰然炸裂,水流汹涌震荡,火鸟羽毛如狂风下的野草,尽皆趴伏。

    蛤蟆茫然的睁开眼,恍惚一阵,它坐起身,远远能瞧见一个黑影疾驰而来。

    “小老弟啊!好久没见了,上次见面还是……”

    蛤蟆拍拍肚皮,靠在一个更舒服的位置上,它仰着头,数了半晌又低下来。

    “还是昨天。”

    肥鲶鱼挥舞长须传递信息,进化过第二次的它在蛤蟆面前依旧渺小。

    “有十天吗?小老弟算术不好啊,离上次见面,蛤只睡了一觉,一觉就是一天。”

    蛤蟆伸出爪子往旁边的杂物堆掏了掏,掏出几根棍子。

    “这个叫算筹,蛤睡一觉是一根,所以是一天,小老弟记错了。”

    肥鲶鱼盯着面前长棍陷入沉思,半晌才回忆起自己究竟来干嘛。

    蛤蟆听着听着坐了起身来。

    “小老弟的船带来了?”

    肥鲶鱼甩着脑袋。

    蛤蟆摆出算筹。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