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二百二十二章 金睛!(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卖掉身上唯一值钱的物件,接下来的拍品和梁渠彻底无关。

    他坐在包厢里头同大家一起听个乐呵,涨涨见识。

    “神罡露水,狼烟及以下断肢再生,清脉通淤,起拍价一千两!”

    “地藏木,珍贵树种埋入地下千年不死,再焕生机,半炭半植,半生半死,眼前这棵便是金丝楠木树种,起拍价一千二百两!”

    半生半死,半炭半植。

    显然同两生花一样,是件相似相非的至宝,拿来作为修炼龙虎金身的资粮是极好的。

    遗憾的是,梁渠没有出手的资格,浑身上下不过三百多两,只得听别人用四千六百两的巨款购入。

    “紫竹筋,百年一节,弓弦至宝,起拍价八百两!”

    “雷字印法,中乘武学,起拍价五百两!”

    “骨化斧,灵兵。”

    “冰步,踏步留霜。”

    天材地宝、功法武学、灵兵宝甲,拍卖会上应有尽有。

    等拍卖数达到第六十件,成交价格更是飙升到万两白银往上。

    包厢内,杨东雄花费一万八千两巨款拍下一件天材地宝。

    梁渠并不奇怪。

    光武馆流水,过去平阳镇时一年便有好几千两,现如今更是上万之巨。

    遑论杨东雄有额外其他项目进账,例如去年潮江县县令请师父去坐镇,花费定然不小。

    伴随着起拍价越来越高,竞争的圈子逐渐从一二层缩减到一层最前方与二层,到了一百件后,更是罕有一层的人喊价。

    足有一个时辰过去,一百多件拍品相继卖出,让梁渠震惊于现如今平阳县的富贵者何其之巨。

    台上的朱炳灿丝毫不见疲态,仍然面色红润,甚至于有些亢奋。

    侍者推着小车登台,上面罩着黑布。

    “今日最后一件拍品。”

    朱炳灿手指捏住黑布,猛地将其掀开,徐徐飘飞至台下。

    “万岁仙藤,常人延寿八载!便是臻象宗师亦能延寿三载以上,起拍价,五万两白银!”

    终于轮到最后一件拍品。

    名为万岁仙藤的延寿至宝,足足八年!

    作为平阳县,未来平阳府内第一场拍卖会的大轴拍品,光是起拍价就高达五万两,却丝毫不降低众人的拍卖热情,整个会场掀起一阵竞拍狂潮。

    “十万两!”

    “十万!八号牌大人出价十万!”

    梁渠听出这是徐岳龙的声音,声音带着点漫不经心,听不出丝毫的凝重,甚至不如他每天带着鱼竿去江上钓鱼时认真。

    “十五万!”

    “十五万!十五号大人出价十五万!”

    “十六万。”

    “十八万。”

    “二十万!”

    从十六万到二十万,每一次数万两白银的加价,在众人的口中轻松地像是梁渠家中张大娘每天去买菜砍掉的那几個铜板。

    “二十五万。”

    梁渠觉得喊二十五万的那个声音很耳熟,仔细一想,原来是平阳县县令。

    先前在书院碰过面,写作时那个鄙夷的目光让他记忆犹新。

    参拍者一片火热,万岁仙藤的价格很快来到三十万之巨!

    到了这个地步,便是杨东雄都没有资格参与进来,能继续出价的,整个会场不超过双手之数。

    梁渠算一算,明面上大抵是三法司的领头人,缉妖司的两位,河泊所的两位,再加上简中义,总共六个人。

    当然,或许还有大佬隐藏在人群中,只是对延寿至宝不感兴趣。

    作为本次拍卖的大轴,竞拍已经持续了半盏茶的时间,是其余拍品的两倍之多,数值还在增加。

    三十五万,三十八万,四十万。

    “四十五万!”

    “四十八万!”

    四十八万!

    所有人都被这个巨大的数字压得喘不过气来。

    哪怕不是自己花钱,听到如此恐怖的财富,心脏依旧会漏掉一拍,手脚冰凉。

    “四十八万一次!”

    “四十八万二次!”

    “四十八万三次!”

    “成交!”

    请访问最新地址

    朱炳灿落槌,如同把一根铁钉砸进了木头里。

    “恭喜三号牌大人拍得仙藤!”

    价格最终停留在四十八万两白银,获得者是平阳县县令简中义!

    比倒数第二件的成交价二十八万两更高出二十万,等同翻倍!

    群体失声。

    场内有十数台大型冰台在冒冷气,仍有人忍不住拉开衣领透气,仿若卷入金钱的洪流,透不过气。

    “四十八万,我得挣到什么时候?”

    徐子帅喃喃,掰着手指头数多活一天要多少钱。

    “四十八万,那就是六万两白银一年,一年三百六十多天,合计一百六十六两六钱一天……

    若是宗师服用,便是四百三十八两三钱五分一天。”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