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二百九十一章 龙君血脉(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有趣,有趣!”

    蛤蟆背住双手,围绕梁渠踱步。

    水藻飘飘扬扬,梁渠冷汗津津,不明白究竟发生什么,莫非自己让蛤蟆看出什么跟脚?

    不至于啊,以泽鼎本领,一个水泽妖王能有所察觉?

    如此未免太不值钱。

    梁渠心有惴惴。

    肥鲶鱼作为嘴替,立马询问哪里有趣,让它一起乐呵乐呵。

    蛤蟆托住下巴,半思半答:“你给我的感觉,跟那条长虫很像……”

    长虫?

    梁渠心思百转,大脑进入超频模式。

    能入蛤蟆眼界并称呼为长虫,江淮大泽里符合条件的没几个。

    唯一能想到的只有霸占龙宫的江淮蛟龙。

    长虫一称带蔑视。

    双方关系并不算好?

    糟!

    自己撞枪眼上了!

    不行,要拉一波印象分!

    为什么自己会跟蛟龙像?

    梁渠脑子转得冒烟,立马联想到六月河神祭。

    河神祭过后,自己获得足一点的江淮眷顾,变化正是从那时开始,他下水总是能感受到恶意相随,且恶意极大概率来自蛟龙!

    自己与蛟龙或许存在眷顾度上的竞争……

    梁渠思绪如电,躬身再拜:“大王不妨仔细想想,究竟是跟以前的长虫像,还是现在的长虫像?”

    “以前,现在?”蛤蟆眼睑微垂,忽地再张开,“是跟现在的长虫像!以前的不像!咦?”

    蛤蟆再度俯身,蛙目上下移动:“你是不是长虫要找的那个家伙?”

    “对,南边!你就是那個家伙!”

    不待梁渠回答,蛤蟆自顾自地拍蹼,貌似十分高兴,挥击间水流化作龙卷撞向两侧石壁,徐徐溃散成白汽。

    “有戏!”

    梁渠精神大振,正所谓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展露出与蛟龙的敌对关系,至少能与其划清界限,拉回一波印象分!

    与大人物交谈真是如履薄冰,哪怕什么都不做亦有可能被嫌恶。

    龙卷撕裂水藻,断叶四处飘散。

    蛤蟆抱住白肚皮乐不可支,肥鲶鱼跟着一同捧腹,两根长须抖起波浪。

    梁渠不知道它在笑什么,看来回去要好好修理一番。

    欢喜过一阵,蛤蟆静伏在原地,似乎陷入十分久远的回忆中。

    梁渠能察觉到蛤蟆的目光如幕布般间或披落到身上,心脏砰砰直跳,不清楚又有何变化。

    煎熬……

    蛤蟆伏在地上,思绪飘飞。

    望见梁渠的第一眼它便觉得奇怪。

    存在感太低。

    不是气息,状貌,是存在感。

    低到稍不留神便有可能忽视的程度,简直不可思议。

    等集中注意跨过存在上的疏离,更深层次的东西又有一股熟悉感。

    长虫!

    蛤蟆前不久见过长虫,回忆起来不算困难。

    本以为梁渠是长虫属种,故而有长虫独有特质,经由提醒似乎并非如此。

    “以前……现在……”

    蛤蟆琢磨着,很快找到那个改变的关键节点。

    长虫入主龙宫!

    难道说是从龙君那继承的?

    如此说来,梁渠不是跟长虫像,是跟龙君像?

    两者存在什么血缘关系?

    蛤蟆越想越深。

    龙君哪都好,只有一点,喜欢赏赐精血,点化生灵,总有些奇怪的东西身上会流淌龙血。

    它年幼时跟随老蛤蟆在大泽中四处流浪,凭借老蛤蟆趋利避害的本领,倒也在大泽之中混出一番名堂。

    那年龙君大寿,它们两蛙有幸忝列入席,老蛤蟆至今收藏着从龙君宴席上带回来的金银盏,时常拿出来夸耀,称金银盏乃龙君亲手赠与,摆在床边,夜夜枕之入梦。

    唯有蛤蟆知晓真相。

    但那已经是百多年前的事了。

    它不过是一只跟随老蛤蟆在流水席中穿梭,大吃特吃的小蛙,除去宴席上的菜味道极好,至今难以忘怀外,其余印象模糊。

    真是缘分。

    长虫让找的人会自己跑上门,更在长虫发怒前便已经在帮自己造船。

    蛤蟆怀念那顿饭的滋味。

    恍惚间,它似乎又见到龙君,见到那个繁荣有序,生机盎然的妖庭。

    至于抓住梁渠交给蛟龙,完全没那个想法。

    龙君的逝去,长虫要打上一个至为重要的嫌疑标签,其次是北边铁头。

    哪怕不是长虫,它霸占真龙遗泽,驱赶龙宫子嗣的行为也低劣难堪。

    总之真相大白前,只要是蛟龙要做的,它就坚决反对!

    “走!”

    蛤蟆爪蹼一扇,击出一道水龙卷,卷住梁渠跟肥鲶鱼,稳稳落到石窟前。

    梁渠抬头,略有哗然。

    唯有真正站到石窟前,才能觉察到自身渺小。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