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二百九十五章 换家(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迸!

    火星崩裂,炸跳至炉壁上回弹炉底。

    整座小院热风扑面,黑熔炉亮得刺眼,犹如一只猩红大眼,居于正中的长枪化作狭长竖瞳。

    雨滴溅落,散逸浓郁白雾,令人呼吸发闷,透不上气。

    但贴近熔炉,雨水隔开炉壁数寸便蒸腾为滚烫的蒸汽,一层高温层完全透明,边界清晰可见。

    陆造盯紧伏波,有规律地往里面倒入火石。

    起初用铁铲铲,后来连铁铲都不用,干脆一筐一筐地投入熔炉,火石连带藤条,顷刻间烧成薄薄的一层灰烬。

    全是极品火石,稍微掺和杂质都不会烧得如此干净。

    大量的热轰炸开来,熔炉中伏波早已融化,却仍维持原貌,化作一滩流动的长形金枪,这正是灵兵的奇异之处。

    但即便是如此程度,墨龙金不过通体赤红,边角处熔融钝化,离彻底软化尚有一段距离。

    梁渠掌心渗出汗来。

    高品质的金属本身几无杂质,融化与结合却是大难点。

    以黑炉的大小和容纳口,已经无法再单纯的靠堆积火石升温,濒临极限。

    然而梁渠能想到的,陆刚与陆造自然明白,他们早有准备!

    熔炉当中并非只有火石一个热源!

    “呼!”

    陆刚吐出浊气,赤膊上身握住长锤。

    汗水与雨水混杂,于烘得赤红的体表结成一张油润的保护膜,隔绝热浪。

    长臂舒展。

    方锤穿过熔炉,轰击在金羽身上!

    赤火金羽狂颤,绒羽飘扬。

    一声惊空遏云的鸣唳自熔炉中迸发开来,如同一根钢针扎入脑海。

    梁渠和徐子帅脑袋一疼,相互抓住对方肩膀倚靠才没有眼一黑倒在地上。

    金羽的躁动让整座熔炉发生震动,池塘波澜顿兴。

    “师父!”

    陆刚大喊。

    “哈!”

    杨东雄一声低喝,拧腰带胯,凭空轰打一拳,击出浩荡拳风。

    拳风裹挟着宛若实质的武道意志,轰中熔炉金羽。

    鸣唳凄厉。

    躁动的熔炉瞬间安静。

    梁渠与徐子帅二人压力顿减,对视一眼,眼底犹有后怕。

    杨东雄固然不是臻象宗师,但赤火鸟也不是原来的赤火鸟。

    断羽重生跟从零开始几乎没差,精神力量大为衰弱,杨东雄应付起来并不算吃力。

    趁此机会,陆刚再一锤轰出,杨东雄的拳风紧随其后。

    两人一锤一拳,相互配合。

    唯独梁渠和徐子帅二人,被鸣唳折磨,脑袋昏昏沉沉,好像被炼的不是金羽,是他们的脑袋。

    如此反复拉锯,赤火金羽与布帛无异,最中间的丝线逐渐承受不住拉扯开始断裂,迸发出大量灵性与热流,于熔炉中四处流窜。

    完全融化,奄奄一息的伏波迸发求生本能,疯狂汲取散逸灵性,抢夺线条,编织己身。

    明明熔温仍在升高,可它快要崩溃的形体反倒逐渐稳固。

    与此同时,墨龙金吸取到赤火鸟绽放的热流,白得耀眼,终是软化开来,流向伏波。

    几乎是融触刹那,墨龙金如大坝决堤,体积快速缩小,汇入伏波。

    陆刚陆造二人不敢有放松丝毫。

    困兽犹斗。

    不出意外,当金羽灵性流失到某个程度,一道更为剧烈的鸣唳爆发。

    本以为是最后挣扎,陆刚却震惊发现金羽中需反复拉扯提炼的灵性竟主动溃散,涌入伏波!

    “它要换体重生!”

    陆造洞若观火,一目了然。

    眼下金羽清楚自己没有能力继续抗争,与其挣扎灭亡,不如一鼓作气转生入伏波枪中!

    不能重生,至少要保住一条性命!

    好狠的大妖!

    陆刚立马明白要如何处理,他转头望向梁渠:“血!”

    梁渠锻过灵兵,知晓流程,立马用青狼割开手掌,另一边徐子帅默契地去房中找来瓷碗,接蓄鲜血。

    “要快,割脉!”陆刚大吼。

    “割脉?”

    梁渠眼角一跳,心一发狠,青狼竖着手腕割下,大量鲜血飙射,散发出阵阵异香。

    血中生香?

    在场几人心中冒出一个词语。

    唯有炼体到极高的境界方能诞生的异香。

    好小子,体魄如此强横!

    好事。

    体强血强。

    灵兵生灵,需兵主血启灵,目的正是为了让灵性的主导者变为兵主。

    若是让赤火鸟换体成功,等同于是把梁渠这位兵主排出,换成自己!

    此等情形只有一個解决办法,那就是继续用兵主血浇灌,压住大妖灵智!

    梁渠境界不够,只能数量来凑,眼下体强,能少些痛苦。

    半尺大的瓷碗迅速蓄满,陆造眼疾手快接过,换手又递给徐子帅一只陶罐和一个小药瓶。<-->>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