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三百一十二章 人生大舞台(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怪鱼与梁渠记忆中的邓氏鱼十分相似。

    头部的板甲,铁色的厚实鳞片,嶙峋啮合的利齿……

    堪称矛与盾的结合产物。

    人与人之间有差别,精怪与精怪之间亦是,许多精怪天生优势巨大,一条胖头鱼哪怕成小精怪,要对付一头凡兽大鳄亦不容易。

    无怪乎一群奔马武者对付不了。

    水下环境不利,加之无境界优势,只能在水面上僵持。

    卢新庆趴在船边干呕,不停用洪水洗脸。

    那怪鱼的血腥味不知为何重得厉害,闻到一点难受得不行。

    船腹中的赤山打个响鼻,对卢新庆的大惊小怪表示不屑。

    卢新庆感受到赤山蔑视,转过头来怒目相对,却是不敢言语,心中生出一股悲凉。

    虎落平阳被马欺!

    羊皮筏相继漂流过来,奔马武师们望着船侧的铁头鱼,心有余悸。

    他们八位奔马武师僵持不下的鱼怪,竟然让眼前的年轻人一个照面解决掉……

    莫非年纪轻轻,已然是狼烟高手?

    再想到自己一把年纪,武师们心绪不定。

    凌仕雄眼尖,第一眼便望见梁渠胸前图案,忙躬身作揖。

    “我道是那位英雄好汉出手,原来是河泊所的水郎,无怪乎能调动江豚。”

    其余武师听到凌仕雄的话语,抛去思绪,跟着拱手问好。

    “劳累大人。”

    “大人真是年轻。”

    “箭术枪术如此之好,我还以为会是个中年武师呢。”

    “英雄出少年嘛,咱们老了,哈哈。”

    梁渠闻声扫视。

    凌仕雄瞧面相不过五十上下,却是头发花白,给人一种莫名老态之感。

    往后望去,其余奔马武师也基本是小老头的模样,真实年龄怕是有八九十之多。

    想到手下的颜庆山,颜崇文兄弟,眼前几位奔马武师多半是岁数太大,武道进展无望,不愿再离开家乡去别地博取前程。

    几人会跟随船队与怪鱼厮杀,多是响应县令号召,帮忙处理一些过来骚乱水兽。

    “诸位前辈不必如此,我到往华珠县是为洪水一事,正要寻找郁知县了解详情,商谈如何修补丘公堤和转移百姓,闲谈之事请等日后再说,待洪水消退,我们有大把时间畅谈。”

    “是极是极。”

    “大人说得对,郁知县正在船上,咱们快些去吧,这鱼怪带回让人过来处理掉。”

    “诸位前辈先请。”

    徐岳龙给的主要任务总共三個。

    排在首位的是安置百姓,其次是探明受灾范围,搞清楚洪水的根源只排到第三。

    事情已经发生,当务之急是处理洪水,安置百姓。

    没有什么比这件事前面更重要。

    梁渠让卢新庆摇动长橹,跟随羊皮筏。

    众人靠上船队,找到郁知县所在大船。

    梁渠上到甲板,在周遭百姓敬畏的目光中打量船体。

    火光熊熊,映得一片通红。

    大船桅杆上还打着某个商队的旗号,显然也是郁大易临时从哪个商队里抽掉过来。

    凌仕雄环顾左右,发现船头上的郁大易消失不见,转头问向贴身小厮去向。

    “郁知县呢?刚才还在呢。”

    “我家大人说,还有部分灾民没有上船,船上的位置也不太够,他尚需要时间统筹一下,暂时没空招待大人。”

    传话小厮满脸尬笑。

    阎王打架小鬼遭殃,不知道知县发什么疯,竟然敢晾着河泊所来的大人。

    真怕那击杀鱼怪的一枪落在自个头上。

    小厮手掌抓握衣袖,火光下整个脑门子都浮了一层油光和冷汗。

    梁渠哑然,眼下洪水滔天,同为七品,他的身份无疑是要盖过知县一头的!

    自己居然吃了“闭门羹”?

    最年长的凌仕雄瞧出不对,忙打圆场:“既然郁知县心系百姓,大人不妨坐下喝杯茶。

    洪水发生到现在不到三十个时辰,大人能从平阳县里来,想来一路赶得急,稍作休息也能理清思路,弄出章程,对百姓也有好处。”

    梁渠不知道郁大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半点不惯,直言:“郁知县是心有不满啊。”

    此言一出,几个奔马武师跟着额角冒汗。

    凌仕雄张张嘴,说不出半句话。

    梁渠道:“既然郁知县在安顿百姓,我自然不能闲着,无需他来见我,你带我去见他便是。”

    “啊这……”

    “不行?”

    “不不不,我带您去见,带您去见。”

    小厮擦擦额汗,忙转身领梁渠沿着船与船之间的跳板前行。

    梁渠一走,凌仕雄和几个老兄弟面面相觑。

    “仕雄……”一个武师指了指梁渠背影,“什么情况?”

    凌仕雄摇摇头。

    “咱们要跟上去吗?”

    “不跟不跟,年纪大了脑子转不动,不去-->>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