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三百五十八章 重生?(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大人如何?摆正没有?”

    “再往左稍稍。”

    范兴来立到椅子上踮脚,往左平衡画卷天杆。

    梁渠后撤两步,立于门槛观测左右间距,确认画像平移至居中。

    “停!”

    “正了吗?”

    “成,下来吧。”

    范兴来松口气,跳下椅子,顺手用袖子抹掉鞋印。

    一色镶的山涧瀑布图悬挂于正壁中央,画中飞流瀑布倾泻如注,端是让空旷的厅堂多出几分磅礴大气!

    赵山长不愧为书画大家,作的画,题的字,梁渠一个不懂品鉴的外行人亦觉得风采飞扬。

    不知不觉,自己真有几分老爷模样。

    寻常渔家子,哪会去收藏名家字画?

    “梁爷!咱们人到了,东西搁哪放?”

    门口传来叫喊。

    梁渠知晓来者是谁:“兴来,你去领他们进我卧房,把里头的大方榻搬出来,换架子床进去,再让李大娘给我铺新床。”

    范兴来探头探脑:“架子床?大人您还买了床?”

    “嗯,买了些家具,一张架子床和五张罗汉床,两个博古架,两张翘头案……反正东西不少,原来我那张方榻,今后搬你房间去用吧。”

    梁宅足有三进,大得很,乌龙撒欢跑一圈得吐舌头。

    初时房屋修建,靠的全是乡亲们出工出力,外加几个大户筹钱攒料。

    偏偏梁渠自己腰包扁扁。

    事后房屋落成,里头购置使用的家具就那样,紧凑着用,反正没什么人来。

    大造爵朝廷赏赐的许多瓷器,玩意甚至没地方摆,至今躺在箱子里,堆积于东厢房。

    此后梁渠逐渐富裕,亦先紧着修炼使用。

    眼下手上总算是有点闲钱,回来路上,自觉腰包鼓鼓,购置来一批新家具,包括不限于架子床,罗汉床,书柜,桌案……

    怎么舒服怎么来。

    不然这武不是白修了,这官不是白升了?

    首先换掉卧房那张矮方榻,改成聚气的架子床。

    书房,中堂再摆上几张罗汉床,方便有客人来。

    其次安上博古架,把赏赐的瓷器,玩意全摆上,用上。

    “好嘞!”

    范兴来得知自己有新床睡,兴冲冲跑去开门领人,一番确认,带人进院落安置东西。

    庭院中汉子们搬动大家具来来往往。

    掌柜的先向梁渠问好,确认好物件位置,转头立于庭院中央,目光如炬,免得自己手下有人手脚不干净,坏了自己店铺名声。

    张大娘瞧得热闹,穿过游廊:“东家,今日杀鸡不?”

    “杀鸡,杀什么鸡?”

    指挥雇工安置罗汉床的梁渠不解。

    “东家忘了?您离家之前留下一只飞龙,我一直给您养着呢,每天我们几個的剩饭剩菜全喂给它,半点没瘦不说,胖出不少!”

    张大娘从背后拎出一只斑毛野鸡。

    野鸡胸膛毛发全部蓬松炸开,里头满是新长出来过冬的绒毛,鼓鼓囊囊。

    野鸡似乎知晓自己大限将至,使劲扑棱,挣扎,奈何翅根被人掐住,没有半点用处。

    “哦,我有印象。”

    梁渠恍然,他上任没几天,手下几个河伯全来送礼。

    其中范子玄浑身沾泥,冒雨送来一只花尾榛鸡,俗称飞龙。

    恰逢当日收到华珠县发大水的汛报,梁渠没赶上吃。

    等昨个回来得知老和尚要走,晚上索性陪同吃上顿斋饭,又让它多活一天!

    “中午算了。”梁渠瞧天色,马上到午饭时间,“眼下忙活不一定赶得上中饭,今个晚上吃吧,炖个汤,买点干香菇。”

    “成,那我下午烧水烫它一烫!”

    张大娘把飞龙拎回厨房,找根细绳重绑住鸡脚,免得它乱蹿乱飞,自己转头添柴烧火,操持中饭。

    梁渠忙于指挥雇工安顿大件,范兴来帮手搬抬。

    一时间,竟没人把心思放在扑扇翅膀,拼命挣扎的飞龙身上。

    花尾榛鸡躺倒地上叫唤不动,歇息一阵,低头啄食起脚上绳环。

    下午。

    梁宅焕然一新,楠木的芳香丝丝缕缕。

    梁渠打开东厢房门,从里头搬出数个大箱,跟范兴来一同往博古架上摆东西,放瓷器,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兴来,你今年多大?”

    “过了今年春是十四。”

    “十四……准备学武吗?”

    “我爹说等我到十五,去杨老爷的武馆里头学上一年半载。

    杨老爷答应我爹,说只要我家兄弟几个去学武,不收学费,药材费按长春堂的进价收。

    等学上半年,要有盼头我继续练,没盼头拉倒,大人放心,不耽搁养马。”

    范兴来的父亲在杨东雄那养马,资历深,阅历广,手艺好,每月有数两银钱收入,比寻常种田打渔的百姓高得多。

    舍得过苦日子,攒那么一攒,最高档的习武费用都出得起,更别说杨东雄-->>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