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三百六十章 血斗(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秋风萧索,卷动枯叶从两獭中间飘过,落进池塘,涟漪一圈圈地荡开。

    黄袍挂立枝头,飘摇鼓胀。

    没有言语。

    没有试探。

    没有迟疑。

    足足十六只江獭包围成的战圈内,两族首领后肢蹬地,双向奔赴,战成一团,左右腾挪间,爪爪到肉。

    仅仅两天时间,獭獭开的《猿拳》半生不熟,虚有其表,且梁渠跟老和尚境界差距极大,做不到高屋建瓴,为江獭量身定改拳法。

    故而獭獭开使用起来相当笨拙,挥出一记绵拳,挨上两下重爪。

    反复几次,它意识到不对劲,再打下去恐怕要输,索性放弃猿拳,改回野性殴打。

    反观疤脸獭,自九月起操练《罗汉爪》,一月有余,不说完全掌握,至少有模有样,利爪挥舞,气势骇人,上来对殴完全占据上风。

    然獭獭开经受泽鼎补全,今非昔比,体魄上略胜一筹,越挫越勇,恢复野性殴打,双方竟杀得难解难分,于池塘边化作两股褐旋风缠斗。

    疤脸獭心中大骇。

    数日不见,昔日手下败将胆敢挑衅不说,实力竟强出不少!

    自己勤苦修炼佛陀所传法门,拿它不下!

    獭獭开体会到自身强大,信心大涨,熟悉疤脸进攻节奏的它开始站稳脚跟,尝试反扑,抓挠疤脸脑袋,渐渐扳回几分气势。

    不对……

    梁渠观战之中觉出蹊跷。

    疤脸江獭要气势有气势,要技术有技术。

    獭獭开只一次补全,不是进化,纵有体魄优势,亦不该如此悍勇,落入下风还能触底反弹。

    梁渠环顾左右,瞥到池塘后,恍然大悟。

    不能动半浮出水面,前肢双爪牢牢扣住池中岩石,长尾甩动,双角涌泛青光。

    从华珠县出发到今日,足六天时间,不能动的【复苏】终于恢复,适才一直给獭獭开光环,上增益buff。

    同为天神手下,自然相亲相爱一家兽。

    獭獭开毫无武德,申请外援!

    “不到六天恢复一次……”

    两獭相争,给予梁渠一个极好的观察机会,他暗暗记下时间。

    如是说来,【复苏】的爆发下的尴尬期不算太长,相当给力。

    至于回血效果,寻常增益如何,暂且不知。

    好在眼下有一个绝佳的观察模板。

    拥有光环增益的獭獭开以伤换伤,双爪挥舞,打出气势,打出风格,打得身后一众小崽子嗷嗷叫。

    每每让疤脸攻击到,不消片刻伤口蠕动止血,疤脸则多处挂彩,体力消耗甚巨,越打越衰。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胜利天平早早倾斜。

    陷入苦战的疤脸怀疑獭生,全然不知自己正经历一场毫无公平可言的战斗。

    与它对战的是一点五倍的獭獭开!

    池边小屋,大河狸抱住木桩,一对长门牙甩出残影,紧张地啃噬出大片木屑。

    獭獭开一族的五只江獭瞧出首领胜利在望,又蹦又跳。

    然十六只江獭相互之间挨靠得紧,蹦跳之下总有摩擦,击打,一两次偶然磕碰,火星迸发,成功引爆火药桶。

    刹那间,整个池塘从首领单挑变为族群大混战。

    胜负天平再度倾斜转化。

    梁渠仔细观察江獭们的气息变化,拥有光环帮助,它们整体实力上涨一成有余。

    但是没用,十二对六,纵然獭獭开占据优势,不能动的光环扩散至全部己方江獭,二打一之下一样兵败如山倒,无回天之力。

    半刻钟后。

    獭獭开惨叫一声,落入池塘,溅起大片水沫,它的族獭们紧随其后。

    疤之一族揪住敌人后颈,从鹅卵石路上拖到池边,一個接一个踹进池塘。

    水花四溅,待水沫散去,漂浮起只只江獭。

    耻辱没有洗刷,并且不断增加。

    不能动失望摇头,甩动尾巴,重爬上岸。

    拳头觉得无趣,潜水入塘,继续穴居。

    梁渠控制水流翻涌上岸,冲刷血腥。

    河狸们自觉从屋内走出,拿起墙边毛刷,刷洗鹅卵石缝隙间残留血污。

    疤脸江獭走到池边,啐一口唾沫,瘸着一只后腿,抓下树梢上的飘晃黄衣披到身上,再用利爪挑开眼角肿胀处放血。

    收拾妥帖,疤脸獭对梁渠双爪持礼,随后带领族群离开庭院。

    梁渠目视它们穿过圆门,片刻不到又折返回来,咧嘴一笑,指向太阳。

    “大师近日繁忙,不在屋内,或要十多个日夜回来。”

    梁渠不确定江獭懂不懂月的概念。

    疤脸獭若有所思,它躬身一拜,跳入池塘,身后十一只排成一排,相继跃入。

    噗通噗通……

    池塘下起饺子。

    肥鲶鱼抱住鱼篓从地下河流里探头,望见长蛇一样的江獭队伍踩水离去,再见到漂浮在水面上,生无可恋的烤鱼兄弟,不明所以。

    又打输了?

    肥鲶鱼凑上-->>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