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四百六十章 赤魔大鹏(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龙宗银没携带任何武器。

    他来取冰,压根没想到会发生战斗。

    不过,无所谓。

    扭腰带胯,蓄力一掌。

    嗡!

    掌锋浮现,层层水波荡漾出伞盖般的激波,抚上船底,整艘扁舟大船吃水陡然变浅。

    未给船上人反应之机,龙宗银掌出一半,回臂收肘,于水流狂飙之间又自然一个回拉,这一收,就好似连水带船抓在了掌中。

    继而,船板的挤压摩擦令人牙酸。

    龙宗银握掌成拳,猛力轰出,直似战场之上的武将纵马挥锤。

    只此一拳轰出,整艘大扁舟都被生生推动,好似那强压下水的松木板,猛地浮跳出来!

    白衣猎猎,如困龙升天。

    龙骨刹那崩裂,两侧木板条条绽放,裸露船肋,仿佛一个眨眼间被剔去血肉,徒留骨架的凌迟者。

    然骨架亦未坚持多久。

    咔嚓擦。

    砰!

    整片大泽之上爆发冲天雨幕,条条不足尺长的木刺爆裂开来,混着十数道人影砸落。

    霸道!

    强大!

    冉仲轼太阳穴跳动,觉得自己来的完全多余。

    只龙宗银一个人就足够收拾这支隔岸观火的鬼母教部队了。

    待船上的鬼母教众明白有人袭击,早已开始自由落体,拍向水面。

    两道锐利罡风于木屑漫天的半空中划向水面。

    鬼母教大武师作出反击。

    龙宗银侧身一闪,顺应水流闪至一旁,轻松避开。

    噗通!

    噗通!

    大片碎木浮于水面,鬼母教众下饺子一样尽落水中,迸发惨叫。

    “冲!”

    冉仲轼不能真让龙宗银一個人唱独角戏抢风头,一马当先找到同为下境的大武师。

    梁渠张弓搭箭,燃烧的金目盯准一个气息较弱的狼烟教众,趁对方未于水中浮稳身形,逐月箭出无痕。

    唰!

    噗嗤!

    玄水箭穿颅而过,箭羽带出一蓬散逸鲜血。

    失去生机的尸体直直朝水底坠落。

    对峙龙人大惊,下意识后仰身体,闪躲要害,转头见是梁渠,反应过来,转身支援其他同伴。

    梁渠搭上第二支箭,扫视战场寻找时机与目标。

    他不找高手,全挑狼烟中境以下。

    实力弱,用逐月箭,找准偷袭时机,很容易实现一击毙命!

    此后抽出空来的龙人又能回援其他人,二打一或三打一,利滚利一样形成更大优势。

    惨叫声不绝于耳。

    放眼望去,满目鲜血染红大泽,零星的大块断木沉浮。

    除去两位大武师勉力支撑,化作残影争斗厮杀,炸出大片白色乱流,整个战场完全呈一片倒的状态。

    己方狼烟数量本就更多。

    龙人又占绝大部分,以水下为主场作战,一个龙人能顶一个半人用!

    倒过来三打一,莫说死,想受伤都难!

    十几道惨叫过后。

    梁渠放下手中弓箭,插回箭筒。

    三箭三命,此后已无对手,全部清空!

    简简单单,大功到手。

    战场中央,冉仲轼到底初入大武师境界,水下作战不适,在龙宗银帮助下,费劲吧啦地干掉一个下境大武师,此后又偷偷补刀,方生擒住第二个。

    整个过程龙宗银一人没杀,只负责正面牵制。

    全是人情世故。

    “呼!”

    冉仲轼浮出水面,大口喘气。

    龙人们依次下潜,把鬼母教众尸体打捞上来。

    拢共三个活口。

    两个狼烟高手,一个狩虎大武师。

    他们至此都没理解,为何会被河泊所的人发现。

    更不明白,整个河泊所都和铁头鱼干仗的同时,怎么还能抽调出那么多力量围攻自己?

    回到运冰船上。

    “一百万斤老冰全部送到,龙长老自行查验,此外这两位鬼母教众,暂且麻烦龙长老看顾,小心莫出意外,我等前去支援战场!”

    冉仲轼神色振奋。

    “好!平江,平河,你带一半人,跟大家一同去!”

    “遵命!”

    为连吃两头。

    众人匆匆调向,再一头闯进山谷中央,战场最为激烈之处。

    梁渠金目熊熊。

    四面八方俱为显现的庞大真罡。

    飞鱼走兽,刀枪剑戟,颜色各异,简直是光污染。

    其中最为显眼的,当属居中靠左位置的一头赤色大鹏鸟!

    赤色大鹏身后,三枚烈阳熊熊燃烧。

    大鸟之下……

    梁渠微微眯眼,看清红色真罡下同鱼妖厮杀的大武师。

    卫麟!

    他的真罡也有相!>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