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五百四十八章 人挺好(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龙人沉默了很久,洞穴内一片死寂。

    藤蔓蜿蜒,血果悬垂,像是摇摇欲滴的血珠,血脉上的诱惑感已经完全消散,唯觉恶寒。

    吃人。

    吃自己人。

    龙宗银跨出两步,拿起岩壁角落里斜放的平铲,来到三个土堆旁挖土。

    堂堂狩虎大武师,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庄稼汉,抬脚踩下铲头,压下长杆翻土。

    一铲,一抬。

    龙炳麟忽然发现,眼前三个土堆并不位于整個洞穴的中央,而是偏右侧。

    平铲不停,沉厚的龙脊土堆叠成矮埂。

    埋藏泥缝间的气泡幽幽上浮,附着到顶壁的岩石,相互聚拢,融合,闪烁银光。

    龙宗银边挖边说:“金奎边上这个坑位,是留给我的,打小我就和他认识,混不吝的一个人,三天两头偷偷上岸找人族女子幽会。

    没钱就管我借,借了又从来不还,关键还上岸找了个寻常农户人家的女人。

    长得是好看,奈何没什么武道天赋,根骨差劲,吃好多宝鱼,练有两三年堪堪四关,头胎生的男娃,险些难产死掉,幸得找龙君使了神通才保住性命。

    现在好,人没了,我的账收不上来,今后埋一块,方便我下去找他要账!就是我年纪大,又未入宗师,虽说血脉不低,能不能栽种出来,犹未可知。

    敖统领旁边的坑,是大长老的,两个天人宗师紧挨着,说不定能多结两颗好果子,少些损耗,给族里多供两个能食气的狩虎出来。

    最后这个是二长老的,没什么特殊理由,元敬是二长老丈夫,又不是闹了和离,哪怕死了大几十年,总该要合葬的。”

    听得龙宗银念叨,大长老,二长老默立。

    四人尽皆无言。

    再看血果,恶寒渐消。

    若非穷途末路……

    龙娥英不忍劝道:“三长老不必如此,几位大统领埋于……并无怨念,在天之灵,想必是理解的。”

    百足之虫,断而不蹶,死而不僵。

    宗师神念之强大,纵使肉身灭亡,依旧会留有残念于世间。

    肉身遭遇如此对待,本该衍生极端恶念,源源不断,然四人进来许久,无半分不适感受。

    大长老道:“娥英、炳麟,今日延瑞不在,血肉种果,不仁义,不厚道,这个秘密,原先只有我们三个老家伙知晓,本打算待我们三人归真,再告知你们。

    然时至今日,有梁大人,血果存在与否已无关紧要,梁大人有需求,自当全力相助,血果效用,拿来当挡箭牌,再合适不过。”

    纯化龙血,本就是改变体质的一种手段。

    寻常武骨或许无用。

    龙筋虎骨,正好沾边,血脉刺激,再生异数,允理惬情。

    “可,会不会对长老名声不利?且梁大人明面上接受咱们的血果,是否有些不妥?”

    龙娥英迟疑。

    用族人的尸体培育血果,说出去,不单是好不好听的问题。

    理性上能接受,感情上能接受么?

    外头可有不少龙人是三位宗师的后人,且对梁渠本人而言,接受龙人尸体结出的血果,亦有承担恶名风险。

    “这……”

    三位长老面面相觑。

    他们不怕自身形象受损。

    秘不发丧,将三位龙人宗师埋入龙脊土中时,就曾想过日后拿出来的种种恶果。

    但这对梁渠确实不利,寻常族人知晓后,如何看待?

    龙炳麟单膝跪地:“长老,不妨血果诞生的缘由,稍加更改吧。”

    “怎改?”

    “三位宗师重伤濒死,为长老拼命带回后自愿如此?”

    “不可。”龙宗银否决,“既涉及三位宗师尸首处理,我等罪过不得遮掩,今后袒露真相,只会雪上加霜!不可歪曲。”

    长老拒不接受,几人只好重新想办法。

    “不若说是用其他龙种尸体培育?”

    “其他龙种宗师寥寥无几,皆有迹可循。”

    七人商讨半天,拼凑出整个事件的完整脉络。

    “那就……如此吧。”

    龙君生前受伤,鲜血撒入大地,留下一片红土,族群穷途末路之际,三位长老想到此土,辛苦培育,用宝植成功摄取出龙血精华。

    对族内,以梁渠有功为引,同龙人相互结识,知晓其身份非凡,又怀龙筋虎骨,大长老特意赠予一枚龙血果,为龙人族上岸谋求出路。

    商议完毕。

    再看龙血果。

    “有留存必要么?”二长老问。

    “暂且先留着吧。”大长老道,“今后梁大人万一有需求,好歹能拿出实物来。”

    众人皆无异议。

    对过口供,确认无误。

    临行前。

    龙炳麟拦住三位长老,大王莲叶下窃窃私语。

    少顷。

    大长老踏出数步,走到另外一株莲叶下招手:“娥英,过来。”

    爷孙二人单独闲聊。

    “爷爷。”>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