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东瀛人到底要干什么(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苍浩正感到无奈,突然腹中一阵作响,不太舒服。

    中午没吃午饭,去新区的路上又喝了两瓶可乐,可乐气体在空空如也的胃部膨胀开来,随后顺着身体中后偏下的部位排了出来。

    舞兰立即皱起眉头:“这是什么味道?”

    苍浩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是我的味道”

    “我靠!你放屁了!”舞兰立即从苍浩的身上跳了下来:“你吃了什么了,这是什么味道”

    苍浩很认真的问:“什么味道?难道你还想要配方?”

    “真讨厌”舞兰一点兴趣都没有了,赶忙从苍浩身上跳下来,一溜烟跑了出去。

    刚好,林冰华打过了电话,从外面进来,看到舞兰慌慌张张的样子,笑着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那个苍浩真讨厌”舞兰气呼呼的道:“恶心!实在太恶心了!”

    “他又惹你生气了?”林冰华呵呵一笑:“你们两个还真是欢喜冤家!”

    说着话的功夫,苍浩已经从卫生间出来了,很从容的坐到了林冰华的对面:“刚才我们说到哪了?”

    “说到罗清武这个人举动不太正常”顿了一下,林冰华接着又道:“我倒觉得眼下尼可已暂时不关注罗清武”

    “那我关注什么?”

    “关注一下东瀛人到底要干什么!”林冰华若有所思的道:“广厦新区是一个纯粹的居民区,如果是搞房地产行业的,或者说想要开个商场什么的,倒是可以去那里考察。问题是江口龙之介和野村平都不是干这个行业的,他们要么是搞金融,要么是干重工,去新区考察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舞兰被林冰华的话吸引了,提出了一种可能性:“没准他们是想要转行呢!”

    “不可能!”林冰华立即摇了摇头:“如果是在五年以前,他们投资房地产行业倒还说得过去,眼下国内经济形式非常微妙,外国人这会儿来国内搞房地产开等于是自寻死路。再说了,野村株式会社和石川岛重工可不是年轻的企业,而是有着几十年上百年的历史了,如果他们想要隔行取利,早就采取行动了,何至于等到今天?”

    苍浩意味深长的问道:“你认为东瀛人考察广厦新区有阴谋?”

    林冰华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对!”

    “其实我先前也有怀疑”苍浩若有所思的提出:“不过,我觉得也有这样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这一次考察没有任何目的性,仅只是出来嘚瑟一圈而已。他们就是想让我知道,我拿他们根本就无可奈何,他们享受一下这种挑战对手的快感!”

    “你说的这个因素是存在的,但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林冰华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呼了出来:“你跟东瀛人之间事实上是已经正式开战了,虽然说东瀛人有罗清武的保护,但是公开活动多少还是有些风险。他们冒着被你当众枪杀的可能性,仅仅是为了出来嘚瑟一圈,我觉得得不偿失。”

    苍浩点了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

    “虽然东瀛人跟我们华夏人都是东亚民族,但也有不同,华夏人做事讲究面子,东瀛人在乎的是里子”摇了摇头,林冰华又道:“所以我觉得东瀛人这一次视察肯定还有其他目的!”

    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起,是廖家珺打过来的,廖家珺的话非常简短:“马上来刑事侦查局一趟!”

    “好的。”苍浩答应了,随后挂断了电话,跟林冰华和舞兰道别了:“我现在有事,要告辞了。”

    林冰华略有点失望:“不留下来吃饭吗?”

    “真的是急事。”

    “好吧。”林冰华叹了一口气:“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尽管开口,只要能做到我们一定尽力。”

    苍浩感动的点了点头:“谢谢!”

    苍浩这一次来盛世荷园,本来是为了见高雪轩,不过没见到高雪轩也无所谓了,因为林冰华的话给了苍浩非常大的启。

    苍浩离开盛世荷园之后直接去了刑事侦查局,廖家珺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了,见到苍浩直接就是一句:“你今天不会是真的想要杀了那两个东瀛人吧?”

    “难道他们不该死?”

    “他们确实该死!但是”廖家珺非常无奈的道:“你说他们属于军国主义组织也好,正在从事某种阴谋也罢,这些我都相信。问题在于你现在这样把他们给杀了,会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麻烦”

    苍浩苦笑两声:“我知道。”

    “如果他们两个是以普通身份来华的话,突然生意外死在华夏境内,我们也可以想办法把事情压下去。但他们两个的情况非常特殊”摇了摇头,廖家珺继续说道:“赤军爆炸了野村株式会社,他们两个是为了处理这件事来华,而赤军又是一个鼎鼎大名的国际恐怖主义组织。所以,江口龙之介和野村平这一行得到了高度关注,他们刚刚到华夏的那几天,东瀛媒体做了很多报道。如果他们两个真的死在我们境内,东瀛方面肯定会不依不饶,强烈要求我们惩治凶手!”

    “我明白这个道理!”苍浩叹了一口气:“对我们的高层来说,就算是觉得这两个东瀛人死有余辜,肯定也会迫于外交压力做出一些事的,没准倒是就会有几个人被推出来祭刀,这就是所谓的大局。”

    “是这事”廖家珺一边说,一边不住的摇头:“我在这个位子上,其实很多事情是不愿意做的-->>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