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五百六十五章 排队自杀(1/3)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吕嘉琦的这句话倒是提醒了苍浩,先前发现有人暗中囤积矿泉水,然后又有这么多人突然死于溺水,很可能真的是因为水出了什么问题。

    苍浩觉得应该告诉廖家珺知道,但廖家珺太忙了,苍浩又不想影响工作,于是发了一条微信过去:有必要检测一下自来水的水质,很可能是水有问题

    接下来,苍浩就开始正常处理工作,一个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从城市各处又接连传来有人溺水的消息。

    到了中午,廖家珺给苍浩打来电话:你马上来一趟刑事侦查局。

    苍浩手头工作还没忙完:有什么事情就在电话里说吧。

    不行。廖家珺断然道:电话里说不清楚。

    苍浩答应了:好,我现在就去

    廖家珺让苍浩到了之后,直接去法医室找自己。

    法医室就在刑事侦查局的内部,苍浩到的时候,廖家珺正等在法医室的门外,苍浩不用问都能猜到法医室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毫无疑问,今天死于非命的人全都送来检验了,现在廖家珺也在等结果。

    廖家珺看到苍浩后直接就道:我接到你的微信了

    苍浩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是我也怀疑水质可能受到污染。顿了一下,廖家珺告诉苍浩:我已经联系了税务局和自来水公司,让他们马上对城市供水系统进行检测,现在他们的结果刚出来,正在路上给我送过来。

    难怪你不在电话里说。苍浩点了一下头:就让我们一起等结果吧。

    你知道广厦多少人死于非命吗?

    苍浩被这个问题问愣住了:这我怎么可能知道

    八十一人。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非常焦虑的道:从昨晚到今天上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八十一人死于非命,而且全部是溺水而亡。有的人是跳到河里,有的人是在自己家浴缸里,甚至还有几个案子是跳到楼顶水箱里,反正最后全都是淹死的。

    自杀还是他杀?

    八十一起案件,有四十一起已经堪明现场,可以认定属于自杀。廖家珺一边说,一边不住的摇头:没有一起是他杀,这样一来就麻烦了,怎么会突然间有这么多人自杀,而且还全是把自己给淹死的!

    你说死在浴缸里的人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廖家珺越说越紧张,呼吸急促,胸脯剧烈地起伏着:他把自己家里的浴缸放满了水,然后一头扎进去,就再也没出来了这种自杀方式看着很简单,实际上还是非常蹊跷的,我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过去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我明白你的意思。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人类是有求生本能的,这个不受意志控制,所以自杀实际上是一个技术活,自杀失败的人远远比成功自杀的人要多得多。

    是这个道理。廖家珺不住地点头:就像溺水这件事,肺部一旦呛入大量水分,本能的就会挣扎要离开水面。如果是在河里或者江里,盲目挣扎会加速下沉,反而死得更快,但浴缸可不一样,普通浴缸勉强也就能装下一个成年人,而且必须还是半躺着,平躺都躺不进去,而且水也非常浅,胡乱挣扎几下就从里面跳出来了。一个人就算意志上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本能上也不受意志的控制,所以在浴缸里自杀这件事就是匪夷所思。

    苍浩问道:对死者背景进行调查了吗?

    这个当然。廖家珺立即点了点头:自杀者有企业高管银行白领快递员保安基本上涵盖了各行各业,可以说干什么的都有。而且死者生前性格也各不相同,有的是宅男,有的则喜欢交际应酬,有的性格内向,有的则是大大咧咧。基本上,这些自杀的人毫无共同之处,找不出任何共性。他们当中有一些人日子过得不怎么好,但还有一些人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完全没有自杀的理由。各种各样的一些人,在同一时间里,像是约定好了一样一起自杀,这件事比浴缸溺死更加匪夷所思。

    我之前让你尽量饮用瓶装饮用水苍浩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其他人这才问道:你听了吗?

    当然听了,而且我告诉手下的人,最近一段时间不要乱喝水。顿了一下,廖家珺又道:等自来水公司和税务局方面的人来了再说吧!

    说曹操,曹操到,两个矮胖的中年男人快步向廖家珺这边走了过来,这两个人的身材几乎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更像是在走廊上滚动而不是走动。

    你好,廖局长一个中年男人来到廖家珺面前后,急忙伸出手来:对不起,我们有点来晚了,没办法,路上塞车

    这两个中年男人,一个是水务局局长,一个是自来水公司总经理,广厦这座城市凡是跟喝水有关的事情,基本上就都是这两个人负责了。

    都在一座城市工作,他们两个早就认识廖家珺,既然廖家珺要求检测水质,他们当然不敢怠慢。

    客套话就不用说了廖家珺直截了当的道:结果带来了吗?

    自来水公司总经理急忙回答:接到廖家珺的电话之后,我们马上组织技术人员,对全市所有泵站的供水进行化验。

    廖家珺直接就问:结果呢?

    结果就是没有问题。自来水公司总经理非常认真的道:我市市政供水的水质完全符合国家标准,没发现有任何污染物或者病原体。

    廖家珺微微一怔:怎么会这样?随后又问水务局局长:你们那边的情况呢?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