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八百八十九章 到底有没有黄种犹太人(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我也这么想。”谢尔琴科赞同苍浩的观点:“先知会在东北亚地区应该没有太大影响力,犹太人多数是白种人,少数是黑种人,从来没听说有黄种犹太人。”

    黄彬焕提出:“怎么没有,听说在河南就有犹太后裔,相貌跟普通华夏人没什么区别,不就是黄种犹太人吗?”

    “你的这个措辞很精准,华夏河南那里的是犹太后裔,但不是犹太人,要知道这两者是有区别的。”顿了一下,谢尔琴科缓缓说道:“犹太人是一个依靠宗教维系的民族,几百年前确实有一批犹太人迁来了华夏,但在这段历史当中已经丢掉了自己的教统,所以算不上是犹太人了。”

    李崇很费解的道:“有一件事我不太明白,犹太人应该算是统一的民族吧,一个民族要么是白种人,要么是黑种人,怎么可能既有白种人又有黑种人?”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犹太人比起其他民族来有一个特殊之处,是依靠宗教维系的民族。作为一个犹太人,当然首先要有犹太血统,同时还必须信奉犹太教,只有满足这两点才是真正的犹太人。假如有一个人有犹太血统,但不信仰犹太教,那么就不能算作犹太人。犹太人在历史上颠沛流离到处迁徙,因而经常跟所到之处的居民通婚,渐渐也就具有了当地民族的血统,经过千百年的融合之后,其实很多人的犹太血统已经很少了。一个人怎样才算是犹太人,当然不可能去检验基因了,于是犹太人就把犹太教作为鉴别标准。说到黑种犹太人,其实来源并不复杂,就是当年曾有一批犹太商人迁徙到了埃塞尔比亚,跟当地黑人通婚之后产生了今天的黑种犹太人。我倒觉得犹太人在这一点上倒是务实的,因为任何一个民族的发展都伴随着跟其他民族的通婚和融合,讨论某个民族是不是血统纯净是非常可笑的,当然我们都知道德国纳粹就是这么可笑,因为没有任何民族是真正意义上的纯血。”顿了一下,谢尔琴科接着说道:“在你们华夏境内根本就不存在犹太教,也没有任何一处犹太场所,历史上确实有犹太人迁来华夏,跟华夏人经过几百年的通婚融合之后,他们已经变得跟华夏人没什么两样,但正因为他们已经丢掉了犹太教信仰,所以只算是犹太后裔而非犹太人。当然了,不能完全排除有黄种犹太人存在,那就是犹太人跟黄种人混血并仍然信奉犹太教的后代,但我认为只不过是个案而已。这两次突击翠峰村的敌人数量不少,先知会去哪找来这么多黄种犹太人,就算能找来也根本没这个必要。”

    苍浩若有所思的提出:“说到犹太人问题,最后发言权的还是底波拉,我觉得应该问一问她。”

    接下来,苍浩给底波拉打了一个电话,刚好底波拉这会儿有空,于是约苍浩在一家咖啡屋见面。

    苍浩穿了一件风衣,把领子竖起来,还带了一顶帽子,帽檐压得很低,尽量避免被人认出来,这才赶去跟底波拉见面。

    底波拉刚看到苍浩就呵呵一笑:“你这样子很想一部东瀛电影里的那个高仓健,只不过是山寨版的……”

    “这还不是被你们犹太人害的吗。”苍浩叹了一口气,把那些神秘的超级战士说了出来,问道:“有没有可能是先知会的人?”

    “绝对不可能。”底波拉一个劲的摇头:“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根本就没有黄种犹太人这回事儿,在你们国家某个省份确实居住着一些人,自称是犹太人的后代,并且申请移民以色列。我曾经为此查阅过资料,可以证明他们确实有犹太血统,祖先有可能来自中亚或者印度。但这些人已经被汉族同化了,1841年,最后一个犹太教会堂毁于洪水,1850年,最后一个拉比——也就是犹太教神职人员——逝世,从此之后华夏犹太人彻底丢掉了犹太教统。二十世纪初的时候,曾经有人试图恢复华夏犹太后裔的犹太教信仰,但由于种种原因最后宣告失败。据此,我们认为他们只是犹太后裔,而不能算是犹太人,自然也不能移民以色列。不过,也有几个华夏犹太后裔后来被批准移民了,不过属于个案,没有代表性。”

    底波拉的说法跟谢尔琴科基本一样,当然底波拉要更加权威一些,苍浩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你知道吗,犹太人号称全世界最难被同化的民族,不管到了世界任何一个地方,一定完全保留着自己的信仰和风俗习惯。埃塞俄比亚的黑种犹太人,经过千百年的混血已经变成了地地道道的黑种人,但仍然具有犹太教信仰……”底波拉说到这里,多少有点无奈的笑了笑:“根据目前可以掌握的资料,犹太人成功被当地居民同化只有一例,那就是在你们华夏,我必须佩服你们华夏人的同化能力太强了。”

    “你知道为什么同化能力强吗?”

    底波拉点了点头:“愿闻其详。”

    “其实很简单——包容。”苍浩非常认真地说道:“前段时间我看了霍尔曼.沃克的小说《战争与回忆》,其中有一个角色是年老的犹太学者,小时候因为反对老师的宗教观点,被老师给打了一巴掌,从此之后脱离了犹太教。后来纳粹德国开始迫害犹太人,把他关进了集中营里,结果他反而重拾犹太教信仰,变回了真正的犹太人。我觉得这个桥段其实说明了很多道理,一个人乃至一个族群面对迫害的时候,反而更容易加强自我认同。欧洲乃至全世界都有浓厚的反犹传统,促使犹太人顽强保持着自己的信仰和风俗,然而在华夏根本没有反犹这回事儿,犹太人过着毫无压力的生活,跟周围其他民族和其他信仰的人和睦相处,渐渐反倒忘记了自己到底是什么人。”

    “你说的非常有道理。”底波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其实,包容就是最大同化之道,像纳粹德国那般反而是极其愚蠢的。华夏民-->>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