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1475章 我想让严月蓉加入荷园会(1/2)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苍浩笑着问了一句:“要不先

    奸后

    杀?”

    “可以。”严月蓉竟然答应了:“只要你能给我一个痛快就行。”

    高雪轩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如果你落到义字头手里会死的非常惨。”

    “没错。”严月蓉很无奈的承认了:“如果你们非要把我交给义字头,那么我就只能做一件事了——咬舌自尽。”

    苍浩叹了一口气:“我必须给你讲一点常识,其实咬断舌头并不会让人死,只不过是疼得非常难受而已。有的人确实咬断舌头而死,你知道为什么吗,其实是大量鲜血用出灌入肺部导致窒息,说白了就是被自己的鲜血给淹死了,但这种事发生的几率实在太低了,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贸然尝试。”苍浩摇了摇头,又道:“那可真的是相当痛苦。”

    严月蓉冷笑着说道:“你作为前任雇佣兵,对这些事情太清楚不过了。”

    “对。”苍浩非常坦率的告诉严月蓉:“如果有敌人杀了我们的兄弟,我们只要能够抓住这个敌人,会用非常残酷的刑罚进行报复,比如说用钳子把舌头硬生生拔出来。”

    “你知道吗,洪门有一项刑罚也是拔舌,有人如果背后搬弄是非,造成同门不和,就要被拔舌。”严月蓉凄然一笑:“而我犯的过错可要比这更加严重!”

    苍浩点了点头:“所以你宁愿选择一死。”

    “没错。”严月蓉一字一顿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曾经也是朋友,我在很多事情上帮过你,希望你能看在过去的情分上,给我一个痛快。”

    高雪轩听到这话,冲着苍浩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出来单独谈。

    苍浩跟着高雪轩来到外面,然后问了一句:“你想说什么?”

    高雪轩的回答非常简单:“我想让严月蓉加入荷园会。”

    “什么?”苍浩非常惊讶:“到底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

    “你既没听错,我也没有说错,只是我的话还没说完……”高雪轩意味深长的道:“我越来越感觉到,严月蓉其人智谋实在不简单,实事求是的说,远在你我之上。”

    苍浩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也在我之上?”

    “没错。”高雪轩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你跟严月蓉的争斗,一直都能占据上风,当然也有几次险些失手,那么你考虑过自己为什么占据上风吗。其实原因很简单,固然因为你个人聪明能干,但还有一个主要因素是你拥有太多的资源,而这些资源是严月蓉不具备的。事实上,严月蓉唯一的优势是身在暗处,而你在明处,严月蓉可以观察你的一举一动,你却不知道严月蓉在做些什么。”

    苍浩听到这话,觉得有点悲哀,因为高雪轩并没有说错,自己掌握的很多资源,不是严月蓉能够动用的。

    比如说,苍浩可以调动警方侦办任何自己想要侦办的案件,只要发现了犯罪证据,想抓谁就谁。

    严月蓉不行。

    再比如说,苍浩可以调动安全部队,或者全城大演习,或者封锁某个地方,只需要一声令下就可以了。

    严月蓉同样不行。

    义鸿堂这种地下结社固然有巨大的生命力,但生命力强大不等于势力强大,严月蓉可以调动的资源其实还是很有限的。可也就是依靠有限的资源,严月蓉能把义鸿堂发展到让谁都无可奈何,先前还政市府只差一点就推翻了庞劲东,这份能力还真不是盖的。

    高雪轩见苍浩没说话,继续又道:“把严月蓉交给义字头,毫无疑问必死无疑,未免太可惜了。严月蓉的这份心机和智谋,真的应该为我们所用……”顿了一下,高雪轩又道:“荷园会目前总共六个成员,你、我、孟老、吕思言、张兴昱和张汉奇,在你之后就没有新成员再加入进来。我们这个圈子,如果想要做更多的事情,仅仅这六个成员是不够的,应该吸收更多有能力的新人进来。”

    在荷园会所有成员当中,苍浩接触最多的自然是孟阳龙了,次之则是吕思言和高雪轩,张兴昱和张汉奇又在更次要的位置。

    事实上,苍浩跟张兴昱和张汉奇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面,主要是大家在生活和事业上甚少有交集,而且荷园会也已经很长时间没聚会了,所以大家少有见面机会。

    听高雪轩话里的意思,是想要把荷园会做大做强,那么也就需要有新成员加入了。

    最近这一年来荷园会非常低调,几乎相当于不存在一样,很显然高雪轩并不甘心。毕竟荷园会当初是以高雪轩为中心建立起来的,这个圈子的实力越强大,对高雪轩来说好处也就越多。

    至于苍浩这一边,其实也希望荷园会更强大一些,就像高雪轩一样,这个圈子变得强大之后能给自己带来更多利益,问题在于严月蓉是否一个合适的成员。

    “严月蓉加入义鸿堂之后,很快就做了香主,把手下一干人等玩的团团转,而且差一点血洗整个义字头。如果严月蓉加入荷园会,谁敢保证历史不会重演……”苍浩意味深长的提醒道:“我也承认严月蓉的心机智谋远在你我之上,既然如此我们该如何控制严月蓉,不会危害我们自己?”

    “你说得对。”高雪轩沉重的点了点头:“我们总不能养虎为患。”

    “这件事可以考虑,但必须慎重。”

    “我抓到严月蓉之前,严月蓉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在跟严月蓉交-->>

返回目录